婆婆与麻婆

cooking

「以一匙油,中小火煸香花椒後,將花椒撈除,回鍋再下……….」 我把爐子調到中火,下花椒,轉頭讀食譜,再把豆腐切丁絞肉剁細,蒜末蔥花薑絲一旁備用。

住在隔壁的婆婆最近食慾不佳, 晚上想做道她愛吃的麻婆豆腐,特地提前下班,拐到超市買齊材料。朋友剛寄來新食譜,程序比以前的繁複,但希望做出來的能更夠味,討婆婆歡心。

廚房的溫度越升越高,汗流浹背的我, 瞄一眼鐘,六點十五了,公婆習慣六點半開飯。趕緊再開爐起鍋燙一盤青江菜,轉身把涼了的毛豆送進微波爐。然後把菜放在大托盤上,來回兩次,準時送到隔壁,公婆站在飯桌旁,碗筷都已經擺好了。

婆婆看到麻婆豆腐,眼睛亮了一下,夾了塊豆腐送進嘴裡,我心裡雀躍不已,汗沒白流。

「怎麼這麼辣?」婆婆皺起眉頭。

「麻婆豆腐不是該辣的嗎?」我心一沈,慘了!新食譜是要我多放些胡椒和辣椒。

「太辣了!」婆婆说。

「還好啦!」公公幫忙打圓場,但無法挽救大局。婆婆把原本舀在碗裡的豆腐和肉全倒出來,再也不碰。尷尬的我,  整頓飯都食不知味。

晚飯結束,我把剩菜一盒盒收好,放進公婆冰箱, 婆婆指著麻婆豆腐,「這個我不吃,妳拿回去!」

「一點都不要?」

「不要,我們不吃!」婆婆為了表示立場堅定,把「我」變成了「我們」。

灰頭土臉的捧著菜走回自己的廚房, 婆婆冷漠的眼神和頤指氣使的語氣很刺痛我,突然所有的委屈湧上心頭,正好晚歸的丈夫進門,我像是水庫洩洪,一發不可收拾。

「這實在太難了, 我花這麼大的力氣, 她還是不喜歡!」婆婆過去廚藝好,我向來怯於在她面前獻醜,以為她年纪大了以后後尺度會放鬆,看來不然。她的拒吃翻出了我被冷言冷語批評的傷心往事。

「都是你!如果當年不是你堅持要住隔壁, 我現在就不會被困在這個漩渦裡,不想做也得做,做完得不到肯定還被澆冷水。」婆婆一年多前開始輕度失智, 為他們煮晚飯的責任落到我肩頭,原本因家裡只剩老三,正高興日子總算開始輕鬆,沒想到又要重新扛起,而且遙遙無盡期,就回頭怪罪始作俑者。

被轟炸的丈夫埋頭洗著水槽裡亂糟糟的鍋碗瓢盆,無言以對。我覺得身心俱疲,臨睡前跟主說,「主啊!請給我一個理由, 讓我能撐下去!」

第二天醒來, 眼睛一睜開,腦中清楚浮現兩個字:服事。字旁是我們家老三微笑的臉。我馬上知道這是主告訴我: 你練習服事家人的功課還沒結束, 而且做晚飯不單是公婆受惠, 老三也會從中得益。

主繼續在我心裡顯明祂的旨意:凡事都出於祂的安排,不要責怪先生,這是主對我的操練,祂不会让我扛超过我所能承受的。

之後我去教會查經, 查完經,信手在圖書管理翻開一本Max  Lucado的書, 映入眼簾的經文是「凡所行的, 都不要發怨言」, 心裡一震!主要對我說的話還沒完呢!快速往下讀,講的是馬大和馬利亞的故事。

马大邀请耶稣去家里吃饭,她在厨房里忙得焦头烂额,看到妹妹只顾着听耶稣讲道而不帮忙就很不高兴。作者說馬大款待耶穌本是件美事,但她卻因忙碌而開始抱怨,把自己的焦慮放在主之上,忘了是要服事主還是服事自己,這是主對我的提醒。

是的,主!我服事的是祢,我該盡心竭力把我身為媳婦該做的做好, 這是祢所喜悅的,我不該從人的誇讚和肯定中求回饋。

回家後,心思還沈浸在神的啟示裡,一位老朋友打電話來,簡單寒暄後,劈頭就問我是否還在為公婆做飯?我回答是。

「這樣對你老三很好,」她說,「是很好的榜樣。」

她又問公婆是否愛吃我做的菜,我告訴她婆婆難伺候, 她說老年人就像小孩,有時是不講理的,一定要調整心態, 不要在意。

在這個時機,與朋友有這樣的對話,很奇妙!我覺得是神透過她對我再一次的教導。

隨後準備飯菜,心態已更新, 感謝神讓我有機會服事家人。

吃晚飯時, 電視的中文廣告出現「幸福」二字, 老三問「幸福」是什麼意思?我正搜索枯腸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向這個小老美解釋。

平時說話顛三倒四的婆婆,卻在這一刻心思清明,「像我們這樣,爺爺奶奶兒子媳婦 孫子,一家人一起吃飯, 別人看到了,就會說, 你們好幸福呀!」

 

作者:何云 Salina Ho

生命之光广播电台 ©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