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算恩典

count blessings在车水马龙的纽约市, 有个妇人站在44层高楼的窗台边,要往下跳,她的衣着端荘优雅, 看不出是个想自杀的人。

警察费尽唇舌无法把她从上面劝下来,决定请她的牧师来帮忙。牧师也站到窗台边,妇人大叫,“不要靠近我, 你再走过来,我就往下跳。”

牧师往旁挪一步,对她说,“我很为你难过,你觉得没人爱你。”

妇人愣了一下, 不以为然的说,“谁说没人爱我,我的孙子爱我,我的孩子也爱我。我有八个很不错的孙子。”

牧师走近一步说,“那你一定很穷,日子太难熬,这大概是为什么你不想活了。”

体态丰腴的妇人说,“我看起来像是没饭吃的人吗?我住的公寓还不错,我的工作待遇也还可以,我并不穷。”

牧师再挨近一点问她,“那你为什么不想活了呢?我不了解。”

妇人沈吟片刻,“你知道吗,我也不记得了,”她回答 。

故事的结尾, 牧师跟妇人回到屋裡,两人一起走向电梯时,妇人興致勃勃的拿出孙子的相片给牧师看。

牧师做了什么救了妇人一命?他帮她把目光从一个牢牢抓紧她的痛苦上转开,当那些幸福快乐的事一一闪进她脑中, 痛苦就松绑了。

生命中的痛苦常有巨大的力量, 它像是被一盏聚光灯照着,让我们只看得到它,全副心思都被它盘据,以致环绕在痛苦边许许多多的美好的事,都被笼罩在黑暗里,我们必须刻意的把聚光灯转开, 把光照向这些祝福,这些祝福才会向我们展现它们的美好。

圣经告诉我们要数算我们的恩典,当恩典没有被看到时,它等於不存在。

一个朋友从很贫穷的国家移民到美国,有天下午她跟我坐在一家速食店里,吃着简单的汉堡薯条, 她突然很有感触的说,能坐在这里吃东西真是太好了!我一定要努力记住这些, 我现在所享有的在我的国家里根本是天方夜谭,但过一段时间後,我会都习以为常, 忘记这些有多美好, 我一定要努力去记住。

我转头看看四周, 是啊!这家简单的速食店, 布置幽雅, 窗明几净,有着舒服的空调,午後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,使得店里分外的明亮温馨,轻快的音乐在耳边飘送着,店员的脸上有微笑。 之前我怎么完全对这些视若无睹? 心里只想着我很累, 甚至暗自滴估这家速食店实在没什么选择, 又要吃一些高卡路里的东西了。

朋友一边把沾着蕃茄酱的薯条送进嘴里,一边感叹的说, 她的国家里调味料只有盐和胡椒, 这里的选择真是多太多了。 我看了一眼蕃茄酱, 怎么从来没想过这也是个可以感激的东西呢?再想想我们只花几块钱, 在几分钟内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食物,又有简易一次性的餐具, 不用担心卫生,还有餐巾纸, 朋友说, 这么多免费的让我们用, 太好了。

那个下午, 速食店里原本平淡无奇的一景一物,因为我眼光的转变突然都有了崭新的面貌, 而我的心境也变得截然不同, 原先身体的疲累还有心里的抱怨都一扫而空。我真想永远保有那样的眼睛──看得见美好的眼睛。

当我们专注在数算恩典时,烦恼和痛苦就会缩小, 甚至消失; 但当我们忙着数算痛苦时,恩典会缩小,而且被我们遗忘。痛苦是显而易见的,它带着几倍的放大镜, 不费一丝力气, 他就如影随形的抓着你; 而恩典正好相反, 它像是穿着隐身衣, 如果不特意睁大眼睛, 即使就在你身边你都看不见它。

当我们选择去数算恩典,我们就被恩典拥抱;当我们选择去数算痛苦, 我们就成为痛苦的奴隶。

这是个选择。 您会选哪一个?

 

作者:何云 Salina Ho

生命之光广播电台 ©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