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梦 园梦 祷告

Alice-AfricanCapture这几天,我的内心充满着一份欢欣的期待:小女儿卉卉已经踏上归途,即将从非洲的乌干达返抵家门。这八个多月来,心中担心她安危的那块石头即将可以卸下了!

卉卉在家中排行最小,虽然她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我们全家人却都无法改口,仍旧以"baby"昵称她,就是小婴孩的意思。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个小婴孩居然已经独立到可以一个人独自奔波、闯荡非洲八、九个国家了!!

卉卉目前主修国际关系,因着对非洲及非洲人有一份特殊的情怀,而愿意放下美国舒适的生活学习环境,千里迢迢跑到非洲的穷乡僻壤,亲自去了解、体会非洲人的生活景况。身为母亲的我,何尝放心让女儿去这么一个完全陌生,疑是蛮荒之地的非文明国家?但卉卉认定这是上帝放在那她内心的感动,引导她去的地方;所以我虽然从未放心地支持 她去,却也不愿强行阻扰;只是暗自盼望她会吃不了苦,早早打道回府,我也就能早日心安。没想到她却甘之如饴,不但不以为苦,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非洲。

"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"。不管我当初是有千万个不愿意,也不论我内心是多么地挣扎害怕,但我很庆幸自己并没有因此阻扰女儿"非洲行"和逐梦的心志。因我深知她此行平安归来,将不再平凡;她必定比同龄的朋友,有更多的见闻,更宽广的胸襟,能看得更高更远,也必定更清楚明白自己未来人生的方向。她在部落格也说道,"此行是她顺服上帝的带领,圆梦的一段人生历程;所得到的收获,以及带给她的满足是她做梦也想象不到的。神已经把她带到一个更高、更广的境地,她将荣耀归给全能的神,未来不管神呼召她往哪里去,她也必定顺服"。

小女儿追求梦想的勇气以及不怕吃苦的心志,让我这做母亲的自叹不如!这八个多月以来,我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“祷告”;在她尚未踏出国门,就开始三天的禁食祷告,其后从不间断地天天祈求上帝的保护;我不但自己祷告,也找弟兄姐妹一起为女儿祷告;还有关心她的长辈,天天比我更迫切的为她祈祷着。在这期间我们也经历到祷告的大能,以及所带来的平安与祝福。

记得有个周日,她在非洲凌晨两点多,传来简讯说她正在发抖、打摆子,担心自己是不是否染上了疟疾,要我联络美国的医生,看她应该要怎么办?因为她在那里是半夜,而且要颠坡六个小时的车程才找得到医生。我心想,远水怎能救得了近火,还是向上帝求救吧!于是和她姐姐一起为卉卉祷告,将这事交给神!然后我告诉小女儿卉卉说,“传染病是非洲生活中的一部分,或许神要你亲身体验,更能真正的认识非洲;上帝与你同在,不要害怕”。女儿马上受到鼓励,谢谢我带给她信心的力量。于是安然进入梦乡,睡了个长长的大觉,起床后,居然一切如常,病好了!!

神说,“因为他专心爱我,我就要搭救他;因为他知道我的名,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。他若求告我,我就应允他;他在急难中,我要与他同在;我要搭救他,使他尊贵”。我想卉卉在非洲东奔西跑了八个多月,能够平平安安,如期归来,就如同经历了神在诗篇九十一篇里的这段应许:有神的同在与保护!

朋友,您可愿意认识这位垂听祷告的神,让他将您安置在高处?

祝福您! 勇于做梦,敢于实现!(周淑美 Shumei )

生命之光广播电台 ©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