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圣诞节》遇见耶稣

snow street

圣诞节的前几天,在印地安纳州的公路上,有位传道人正开着车赶回家过节,北风呼呼吹着,雪花漫天飞舞,路上多处结冰,家家门窗紧闭。

在经过一个交流道时,他看到有个军人站在路边,领子高高盖过耳朵,双手插在口袋里,身边有个跟他一样高的行军袋。车子开过他身边时,他快速的伸出手,竖起大拇指,希望能搭便车。

传道人来不及停车,从军人旁边呼啸而过。他想我车上只有一个位子,上面还堆满了东西,他带着那么大的袋子,根本坐不进来。而且送他一程,自己时间就会被耽搁。就在这段思虑中,他已经开过了两英里。

但传道人又想到,在如此风雪天,路上车辆稀少,而他是个效忠国家的军人,圣诞节又快到了,不帮他说不过去,就这样又开过了三英里。最后,他决定回头去接他,他知道要不然他心里绝不会有平安。

传道人真希望开回去时,军人已经被别人接走了,但他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风雪中。传道人停下车,摇下车窗,军人托着行军袋跑过来,把头伸进车窗。他的脸发紫,牙齿打战,眉毛上满是结了冰的雪,口齿不清的跟他致谢,“我差不多要放弃了。”他已经在冰雪中站了三个小时。

传道人看看自己窄小的车和军人的大行军袋,不知他怎么坐得进来。问他是否可以把行军袋藏在哪里,以后再回来拿。军人说不行,里面有送给孩子的圣诞礼物,一定得跟着他走。

传道人费尽周章让军人挤进车。他上下左右全塞满了东西,几乎不能动弹,而且视野完全被挡住,但他终究是勉强上了车。

开了一段路,军人冻僵的手脚慢慢恢复知觉,话夹子也开了,问传道人为什么本来已经开走又开回来。传道人停了半晌,照实的说,

“我虽然是个传道人,但我跟一般人一样,对该做的事心里还是有挣扎。我花了五英里的路才做出这个决定。是耶稣让我回头接你的。我觉得他在看着我,如果我不这么做,他会很失望。”

军人心里有点震动,娓娓道出自己的背景:
“我不是基督徒,但我太太是,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每个礼拜都带孩子去教会。我故意做很多事想让她不再去教会,但她都不受影响,而且想尽办法让我去,还说有一天我会希望自己有上教会。

军人说因为在军营里喝酒闹事,本来是不准回家的。他已经半年没有看到妻小了,这个处分使他心情坏到极点。有个单身的朋友,在最后一分钟发现家人要来看他,特地到长官那陈情,愿意义务带他的班让他回家。

没想到长官居然批准了,但他已经把钱都花在买礼物上,没钱买车票,只好决定搭便车,他不确定是否赶得回去,为了不让家人失望,就没有告诉他们。

他说,“我在这站了三个钟头,很多车子开过去,都没有人愿意停下来,我想到这里面一定有基督徒,觉得那些人真差劲。但之后想到自己也很糟糕,而且如果我是他们,我可能也不会停车。”

军人说他站在那,又冷又孤单,绝望到极点时开始向神祷告,“神哪!如果你能帮我,我愿意改好。”就在那个时候,传道人的车开回来了。讲到这,两人都觉得很奇妙,神的爱在他们心里流动着。

他们开了两个多钟头才到軍人的家。軍人非常兴奋,叫传道人按喇叭。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穿着睡衣光着脚开了门,盯着屋外陌生的车子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军人跨出车门大声叫,“是我,是爸爸,我回来过圣诞节了!”

小男孩尖叫着跑回屋内。不一会,军人的太太不顾严寒,穿着浴袍和拖鞋从屋里飞奔而出,她的头发在风雪中飘舞着,脸上每一个线条都流露着喜悦,她说,“你回来了,感谢神,你回来了,每天我和孩子都向神祷告,希望他能把你送回来。”

她后面跟着一个瘦瘦的十岁的女孩,和裹了一条毯子两三岁的小女孩,他们全家抱在一起,又笑又哭,不停的彼此亲吻,在风雪中欢欣地跳舞。

军人想起了被冷落在一旁的传道人,连忙向妻子介绍他,告诉家人如果没有傳道人,他是回不来的。
“我答应神我要变好。从此我不会再喝酒。我要做个好丈夫,好爸爸,做一个更好的人。而且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教会。”

军人全家都湧向傳道人,抱他亲他感謝他,传道人也感染了他们的喜悦,心中大大讚美神的恩典。 想到先前自己曾經不想停车,不由升起一丝羞愧。 他想起耶穌在聖經里說,我們若幫助餓了渴了病了軟弱卑微的人,就是在為神做工,每一点为他们做的都是做在神的身上(馬太 25:36-40)。

传道人真高兴当心里交战时,他做了对的决定。在启程回家前,他抬头仰望天,风雪不知何时停了,星星在天际闪亮,仿佛是耶稣俯身对他微笑。

神常以不同的面貌出現在我們身邊,對軍人來說,他是绝望时帮助他回家的传道人。對傳道人來說,他是站在路边,冻僵无助的军人。

神也会出现在你身边。他可能是鼓励你的那张温柔的脸,即时救助你的陌生人,帮你解决困难的朋友;他也可能是躺卧在病床上的小孩,三餐不继的流浪汉,痛苦孤单的老妇人。只要你用心灵找寻他,他就会常常出现。

希望在这个圣诞佳节,你也会遇见耶稣。

 

作者:何云 Salina Ho

生命之光广播电台 ©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