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聖誕節》遇見耶穌

snow street

聖誕節的前幾天,在印地安納州的公路上,有位傳道人正開着車趕回家過節,北風呼呼吹着,雪花漫天飛舞,路上多處結冰,家家門窗緊閉。

在經過一個交流道時,他看到有個軍人站在路邊,領子高高蓋過耳朵,雙手插在口袋裡,身邊有個跟他一樣高的行軍袋。車子開過他身邊時,他快速的伸出手,豎起大拇指,希望能搭便車。

傳道人來不及停車,從軍人旁邊呼嘯而過。他想我車上只有一個位子,上面還堆滿了東西,他帶着那麼大的袋子,根本坐不進來。而且送他一程,自己時間就會被耽擱。就在這段思慮中,他已經開過了兩英里。

但傳道人又想到,在如此風雪天,路上車輛稀少,而他是個效忠國家的軍人,聖誕節又快到了,不幫他說不過去,就這樣又開過了三英里。最後,他決定回頭去接他,他知道要不然他心裡絕不會有平安。

傳道人真希望開回去時,軍人已經被別人接走了,但他還是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風雪中。傳道人停下車,搖下車窗,軍人托着行軍袋跑過來,把頭伸進車窗。他的臉發紫,牙齒打戰,眉毛上滿是結了冰的雪,口齒不清的跟他致謝,“我差不多要放棄了。”他已經在冰雪中站了三個小時。

傳道人看看自己窄小的車和軍人的大行軍袋,不知他怎麼坐得進來。問他是否可以把行軍袋藏在哪裡,以後再回來拿。軍人說不行,裡面有送給孩子的聖誕禮物,一定得跟着他走。

傳道人費盡周章讓軍人擠進車。他上下左右全塞滿了東西,幾乎不能動彈,而且視野完全被擋住,但他終究是勉強上了車。

開了一段路,軍人凍僵的手腳慢慢恢復知覺,話夾子也開了,問傳道人為什麼本來已經開走又開回來。傳道人停了半晌,照實的說,

“我雖然是個傳道人,但我跟一般人一樣,對該做的事心裡還是有掙扎。我花了五英里的路才做出這個決定。是耶穌讓我回頭接你的。我覺得他在看着我,如果我不這麼做,他會很失望。”

軍人心裡有點震動,娓娓道出自己的背景:
“我不是基督徒,但我太太是,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每個禮拜都帶孩子去教會。我故意做很多事想讓她不再去教會,但她都不受影響,而且想盡辦法讓我去,還說有一天我會希望自己有上教會。

軍人說因為在軍營里喝酒鬧事,本來是不準回家的。他已經半年沒有看到妻小了,這個處分使他心情壞到極點。有個單身的朋友,在最後一分鐘發現家人要來看他,特地到長官那陳情,願意義務帶他的班讓他回家。

沒想到長官居然批准了,但他已經把錢都花在買禮物上,沒錢買車票,只好決定搭便車,他不確定是否趕得回去,為了不讓家人失望,就沒有告訴他們。

他說,“我在這站了三個鐘頭,很多車子開過去,都沒有人願意停下來,我想到這裡面一定有基督徒,覺得那些人真差勁。但之後想到自己也很糟糕,而且如果我是他們,我可能也不會停車。”

軍人說他站在那,又冷又孤單,絕望到極點時開始向神禱告,“神哪!如果你能幫我,我願意改好。”就在那個時候,傳道人的車開回來了。講到這,兩人都覺得很奇妙,神的愛在他們心裡流動着。

他們開了兩個多鐘頭才到軍人的家。軍人非常興奮,叫傳道人按喇叭。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穿着睡衣光着腳開了門,盯着屋外陌生的車子,不知是怎麼回事。

軍人跨出車門大聲叫,“是我,是爸爸,我回來過聖誕節了!”

小男孩尖叫着跑回屋內。不一會,軍人的太太不顧嚴寒,穿着浴袍和拖鞋從屋裡飛奔而出,她的頭髮在風雪中飄舞着,臉上每一個線條都流露着喜悅,她說,“你回來了,感謝神,你回來了,每天我和孩子都向神禱告,希望他能把你送回來。”

她後面跟着一個瘦瘦的十歲的女孩,和裹了一條毯子兩三歲的小女孩,他們全家抱在一起,又笑又哭,不停的彼此親吻,在風雪中歡欣地跳舞。

軍人想起了被冷落在一旁的傳道人,連忙向妻子介紹他,告訴家人如果沒有傳道人,他是回不來的。
“我答應神我要變好。從此我不會再喝酒。我要做個好丈夫,好爸爸,做一個更好的人。而且我要跟你們一起去教會。”

軍人全家都湧向傳道人,抱他親他感謝他,傳道人也感染了他們的喜悅,心中大大讚美神的恩典。 想到先前自己曾經不想停車,不由升起一絲羞愧。 他想起耶穌在聖經里說,我們若幫助餓了渴了病了軟弱卑微的人,就是在為神做工,每一點為他們做的都是做在神的身上(馬太 25:36-40)。

傳道人真高興當心裡交戰時,他做了對的決定。在啟程回家前,他抬頭仰望天,風雪不知何時停了,星星在天際閃亮,彷彿是耶穌俯身對他微笑。

神常以不同的面貌出現在我們身邊,對軍人來說,他是絕望時幫助他回家的傳道人。對傳道人來說,他是站在路邊,凍僵無助的軍人。

神也會出現在你身邊。他可能是鼓勵你的那張溫柔的臉,即時救助你的陌生人,幫你解決困難的朋友;他也可能是躺卧在病床上的小孩,三餐不繼的流浪漢,痛苦孤單的老婦人。只要你用心靈找尋他,他就會常常出現。

希望在這個聖誕佳節,你也會遇見耶穌。

 

作者:何雲 Salina Ho

生命之光廣播電台 © 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