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故事

破碎

NaziDeath03 (250 x 330)曾经被关在纳粹集中营的四位犹太老人有机会回到他们受迫害之地。记者跟着他们,一方面观看他们七十年以后的反应,另一面访问他们有关他们所看到的、所回想到的。他们四位慢慢地告诉记者他们所经历的一切。让我们惊讶的是他们没有表示对纳粹人士任何怨恨,但是,他们大脑充满回忆。

譬如,一位表示,说:“那里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母亲和姐姐的地方。他们向我挥手告别之后,转身上车,被送到纳粹毒气室而死。”

这四位先生的妻子和孩子也参观了纳粹集中营。有一位太太这样描述她的丈夫,:“他好像是一个被破碎的陶器,之后人家用胶水把他再次合起来。”妻子的意思是他丈夫所经历的完全打破了他,但是慢慢地他又活过来了。 (more…)

怀念我妈妈Polly Short(七):最甜美的回忆

Short_Polly_09 (200 x 182)我不但怀念我妈妈,我也感谢她许多的事情。我妈妈Polly Baker Short 出生于1913年;生活到满八十七岁才被主接走。

我妈妈最骄傲的事情之一是跟她的牙齿有关。她小的时候,她父母没钱给五个孩子买牙刷牙膏,所以我妈妈用小树枝洗牙。妈妈把牙齿保持的很好,甚至于一直到她离世而走为止她还有自己的每一根牙齿。 (more…)

怀念我妈妈Polly Short(六):八十六岁生日

Short_Polly_08 (200 x 365)我妈妈满八十六岁的那天晚上,带她到餐厅吃饭、给她过生日。多年来,我母亲一直看重她的衣着,喜欢穿得整整齐齐,漂漂亮亮。当天晚上不例外。我妈妈穿黑色的洋装,加上金黄色、中国式的外套。颈上戴着两、三个项链;一条项链挂着一个“福”字。胸部挂着一个“寿”字。

在餐厅里,我们的桌子只有我们三个人,妈妈、太太和我。吃的几道菜都美味可口。妈妈吃的高高兴兴。气氛温温暖暖。吃吃、谈谈。让我妈妈享受老年的福分,生日的快乐。

吃饱了,要离开餐厅时,妈妈用拐杖,慢慢地前往大门时,经过另外一桌,坐着四位陌生客人。刚好,我们走过去时,一位先生把他的手摆在 (more…)

感恩之祭

Thankful我的先生在2003年过世,离医生诊断出他罹患肝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那年我们最小女儿才九岁。朋友为我找律师,立下遗嘱,万一我在她们未满18岁前过世,必须有个法定监护人。当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是何等的重要,三个女儿都尚未成年,失去父亲已经够可怜了,怎能再失去母亲啊!所以我求神赐我年岁,给我足够的寿命把三个女儿都扶养成人。

2011 年7月,我们为小女儿庆祝她的18岁生日。她已经年满法定自主年纪,不再需要我羽翼的保护了!多年前的祷告不但蒙神应允,并丰丰富富经历了神的奇异恩典。当时,我以此文为祭,献给那以永远的慈爱爱我的天父。

“你们所遇见的试探,无非是人所能受的;上帝是信实的,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;在受试探的时候,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,叫你们能忍受的住。”(林前10:13)

回顾当年先生在进医院检查出身体状况有异的那天早上,我正巧与主持人何中讨论该以何种形式将上面这段经文,传达给正处于苦难中的听众朋友,让他们得着属天的力量。没想到神竞是要我以亲身历炼的方式,来见证这段经文。 (more…)

怀念我妈妈Polly Short(五):勤劳、坚持

Short_040_Polly_028_June_1982 (200 x 304)我妈妈名叫 Polly Short。认识她的中国朋友都叫她“谢奶奶”。我妈妈满八十七岁时才离开了这世界。我从她的口中和为人学习到很多“做人”的道理。我妈妈是个基督徒,所以他的人生观来自圣经。妈妈不是一位完全人,但是她有很多我很佩服的特性。其中的是她的勤劳与坚持。

我母亲在一个批发百货公司上班。虽然公司属于“中小企业”,但是公司的几辆货车每周把货品送到美国五十州其中的十三个州。因此,我认为公司不算小。

公司的一个顾客是田纳西州的一所州立大学。有一次 (more…)

怀念我妈妈Polly Short(四):幽默(下)

Short_Polly_05 (200 x 204)我妈妈,Polly Short,很乐观。面对很多不同的事情,尤其是生命问题时,她尽量地找出一点幽默在里头。有时候她作的成功,在其中找到一点幽默;但是,有时候找不到任何可笑的事情。

妈妈八十多岁才退休。七十多岁时,有一天早上,在高速公路,开车前往办公室时,她超速,被警察 (more…)

瞎眼终得看见


IMG_0067
活泼明快的雪伦 (Sharon McConnell) 熟练的将餐桌布置好,摆上精美的餐点,她一流的厨艺总让人赞不绝口。作为一个私人飞机的空服人员和厨师,她随着许多上流社会的重要人物四处遨游,生活丰富多彩,这一站是美国的芝加哥,一如往常地完成任务后,她兴奋得期待下一天的来到。

第二天睁开眼睛,世界却忽然全变了样,像是有人恶作剧,在她眼前蒙上了一层蜡纸,她连自己的手都看不清楚, (more…)

怀念我妈妈Polly Short(三):幽默(上)

Short_Polly_07 (200 x 327)我妈妈,Polly Short,很有幽默感。她自己喜欢开开玩笑,她也喜欢听别人的笑话。連她得了大家最怕得到的病 ,癌症(cancer) ,之后,她沒没有失去她的幽默感 。

我母亲八十二岁时,她的指定大 夫Dr. Bob Johnson(约翰逊医生),要给她打一种预防针。约翰逊医生说,“Polly,今天要给你打针,使得你不会得肺炎。但是请你别着急,因为这个针很好,是长期有效的,所以以后你不用再打这个针”。我妈妈就答应了 。

五年以后, (more…)

生命之光广播电台 © 2015